文藝園地

  • 2011/10/24

    離開學校快兩年了,和一些同時畢業的朋友交流起來,他們總有種“學校已經不屬于我”,沒有了落腳地方的感覺。每到這時,我會想,我還有個“據點”——北大新聞網,而這種細微的感受總能帶來些許的自豪感。 和新聞網結緣說起來有些平淡,加入時也沒有過多期待,但最終新聞網給予我的卻遠超過最初的設想。固然是一份美好的記憶,但更重要的是美好記憶背后的東西——一份成長的經歷,一份特殊的人生體驗,一段...

  • 2011/10/21

    2007年9月,新學期伊始。初入燕園的我路過三角地,彼時“百團大戰”的熱鬧硝煙尚未燃起,但新聞網記者團招新的橫幅早已掛起。我與同行的一涵被那賣力的一聲“歡迎加入北大新聞網”所吸引,在潘聰平師姐的介紹下,興致勃勃地直接趴在一輛自行車車座上填寫完了報名表。 兩天后,我們接到了筆試和面試的通知,心里不禁納悶著:“這招新可真正規呀!看來不是什么人都能入的。”面試題是讓我談談最敬佩...

  • 2011/10/21

    2007年6月,金庸先生來北大演講。那天的英杰陽光大廳人山人海,安保措施也極為嚴格。當時,我在新聞網記者團學術部做學生記者。我料想去采訪幾乎不可能,便只是去看看熱鬧。 演講結束后,金庸先生進入貴賓室休息,當時新聞網的攝影老師劉君揚見我在一旁,便拉我一起進了貴賓室。金庸先生脾性極為親和,主動問我想了解什么,我就這樣突然獲得了一個寶貴的專訪機會。但我當時卻腦袋發懵,什么問題也...

  • 2011/10/18

    重回燕園,春回大地之時。未名湖中的冰兒,在暖陽中揮淚融去。一轉身,從這所園子離開,已接近三載春去秋回。三年里,從象牙塔中的幸運兒,到奔波忙碌的媒體記者,到如今商界中的一枚品牌管理人員,談不上沉浮,談得上浮沉。 在北大,不過短短的兩年,所以,如今都會遺憾這份短暫。同樣的,這份短暫卻是人生的莫大幸運,這所大學的人文情懷和科學進取的氣質涵養,帶給自己內心的歸宿,將陪伴一生的命運...

  • 2011/10/13

    應新聞網編輯部之約,一直想為新聞網十歲的生日寫點什么。我是1997年社會學系本科,2001年國關學院的碩士。我和新聞網的故事,就從這中間的過渡時間開始。2001年3月,通過了考研面試不久,我加入了北大新聞網。 這一時期的新聞網,還處于“嬰兒期”,還沒有什么知名度,我宿舍的幾位同學,都不知道新聞網是干什么的。 當然,那會的主力軍只有趙維平、姚駿二位了,好像還沒有“專職”...

  • 2011/10/13

    三角地旁,招新的橫幅吸引了我的目光,一個偶然的相遇,使我成為了一名學生記者。紅一樓會議室內,新聞網首屆學生記者團正式成立,為了欄目的設置、選題的策劃,我們圍坐夜談、激情洋溢……北大新聞網創建時的一幕幕畫面依然清晰,轉眼間,它已走過了十年時光。我也從一名新聞網的學生記者,成為一名公務員。 作為首屆學生記者團成員之一,我有幸見證了北大新聞網的創建與成長。與新聞網同行的大學時光...

  • 2011/10/11

    大學四年時光如梭,最緊要的并不是學會如何工作、如何謀生,而是要學會獨立思考、學會正確做人。 2010年深秋的一個夜晚,面對著一群即將走出大學校園稚氣未脫的畢業生,我娓娓講述了一段自己的故事:“在北京大學的四年本科生涯里,我幾乎沒有在社會企業實習工作,而是選擇了在北大新聞網當一名學生記者,采訪校園里各式各樣的人物——教授、訪問學者、同學、甚至宿舍樓長。三年之后我離開校園,開...

  • 2011/10/11

    辛卯年,不才偏居英國曼徹斯特,又困于博士畢業論文,終日碌碌,聊以實驗結果而敷衍偷生耳。歲初,忽有舊友執信至,曰北京大學新聞網十年站慶,期收天下美文而成冊,以資紀事。余于子半正刻得信于手機,竟驚起榻上。一時鐘亭石魚,一塔湖圖,盡忽然眼前。屈指而算之,余自離燕園,去帝都,已四載有余矣。偶思新聞網舊人舊事,幾欲提筆以記之。然居番邦已久,日行西文,言番語,每自提筆,竟一時語塞。今又執...

  • 2011/10/11

    2007年7月,我在甘肅省軍區教導大隊結束了一周的軍訓,來到省委黨校開始為期一個月的選調生培訓,其間陸續有一些省直單位來挑選和面試我們。我們的帶班老師抽調自省衛生廳,大概是近水樓臺先得月的緣故,衛生廳第一個來黨校挑人。作為那一屆中第一個落實了工作單位的選調生,我被通知培訓結束后到甘肅省衛生廳辦公室工作。帶班老師用一種客氣的語氣對我表示了即將成為同事的歡迎,并神秘地向我透露,我...

  • 2011/10/11

    兩年半以前,我懷著新奇、興奮又迷茫的心情加入了新聞網。今天,經歷了兩年多的付出、歷練和收獲,我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,負責任地說:這里的一切,值得! 我清晰地記得第一次獨立采訪,我說著夾雜著中文的英語,緊張得面紅耳赤,沖到一位哈佛教授面前提出了三個簡單的問題;記得第一次走進人民大會堂參加“北京論壇”,我仿佛不再是一名學生記者,而是和學者、嘉賓一樣,成為了舉足輕重的人物,和他們...

  • 2011/10/08

    十 年 一 許是命中注定、或是機緣巧合,與燕園、與新聞網有著不解之緣。 短短燕園兩年,確是驚鴻一瞥。在這期間,新聞網如同一扇門,讓我見過一些事、認識一些人,給予我豐富營養和多彩鍛煉,讓我深刻理解何為大學精神。 相對于其他本科就在北大讀書、熟識校史校情的新聞網同伴,初入燕園、已經是碩士研究生的我有點生疏和拙笨,但其后隱藏的卻是事后看來極為珍貴的新鮮感和探求欲。在...

  • 2011/09/27

    小時候我有一段在戲校大院里的生活經歷,這決定了我所接觸到的第一個藝術門類便是戲曲。 戲曲這門藝術不僅能給人帶來精神享受,還可以幫助觀眾了解歷史、增長知識。古人對中國的戲曲,有“曲山詞海”之說;還可以說,戲曲是政治、文學、史學、哲學、美學(繪畫、書法、舞美、燈光、化妝、服裝、道具)、音樂、舞蹈、武術、雜技等藝術門類的綜合產物。據史料記載,戲曲源于秦漢的樂舞、俳優和百戲,...

  • 2011/09/27

    魯迅惟一的兒子周海嬰4月7日凌 晨在北京逝世,噩耗傳來,北大物理系 的老同學和技術物理系的老同事都萬 分悲痛。他們紛紛打電話向其親屬表示 深切悼念和親切慰問,在海內外的老同 學、老同事也發來郵件和唁電表示沉痛 哀悼。 海嬰一生喜歡默默無聞、淡泊名利 地工作與生活。很多人都知道他是魯迅 的兒子,從小愛好攝影和無線電,但他 曾在北大物理系學習和在北大物理研 究室(后來改稱技術...

  • 2011/09/27

    今天的“前沿學術論壇”是曹文軒給我們講“何為文學”。 也許是一直都很崇拜這個作家和老師,所以他講的時候我都在很認真地聽,認真地記筆記,認真地記自己的心得———這在天才漫天飛的北大,常常被認為是腐朽的、虛偽的。而我終于能夠拿出曹老師所講的那個“附庸風雅”的例子來反駁:我就腐朽了,怎么的! 既然不怕被說腐朽,那我就要好好談談今天在課堂上的感想了。 看過曹老師寫的《草房...

  • 2011/09/27

    四月,春雨貴如油。 一千多年前的一天,杜詩人冒雨趕路,這等清明綿綿陰雨天,若有三杯兩盞淡酒是最好不過的事情。也巧,碰到一個與牛同行的牧童,詩人問路,小孩不說謊,指給詩人看。 于是乎,詩人吟道:清明時節雨紛紛,路上行人欲斷魂,借問酒家何處有,牧童遙指杏花村。 詩是好詩,代代傳誦。愛風雅的少不了要去尋那詩情畫意。但有酒有花的小村落卻成為一個啞謎,后人爭執不休,以筆墨官...

  ... 6 7 8 9   選擇第
丝瓜视频app色-丝瓜视频app在线-丝瓜视频在线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