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四光:不能讓真理的光輝變暗淡

李四光,世界知名地質學家,中國杰出科學家,中國地質事業開拓者和奠基人之一,為繁榮中國科學事業作出了卓越貢獻。他留下的數百萬言科學論著和豐碩科研成果,以及他的治學精神、治學方法和奉獻精神,皆為我國科學文化寶庫中璀璨瑰寶。

真正科學的精神就是為真理而奮斗

“真理,哪怕只見到一線,我們也不能讓它的光輝變得暗淡。”這是李四光的一句名言,顯現了他矢志不渝追求真理的可貴精神。

1920年2月,李四光應邀在巴黎留法勤工儉學會作學術報告時提出:學術問題,不能人云亦云,凡遇著新境象、新學說,要分析它,看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搞科學研究的,心只管細,膽只管大。掌握邏輯思維,天經地義的學說,也不能嚇倒我們,要知真正科學的精神,就是為真理而奮斗。對于西方先進的學說,可以為我所用,但決不能受它束縛。

科學研究是追求真理的事業,真理來不得半點虛假,必須堅持從實際出發、實事求是;必須敢于堅持真理、修正錯誤;必須嚴謹治學、力避弄虛作假。李四光指出:真正的科學精神,是要從正確的批評和自我批評發展出來的。真正的科學成果,是要經得起事實考驗的。有了這樣雙重的保障,我們就可以放心大膽地去做,不會自掘妄自尊大的陷阱。他說:科學尊重事實,不能胡亂編造理由來附會一部學說。

治學必須具備懷疑一切、批判一切的勇氣,敢于懷疑常識、懷疑權威。由此才能發現問題、實現創新、學有所成。李四光提出,不懷疑不能見真理,所以我希望大家都取懷疑態度,不要為已成的學說所壓倒。

李四光一切從中國實際出發,研究問題、解決問題從不迷信外國。外國人說中國是以陸相地層為主,不會有大油田。李四光說中國具體條件下陸相地層也可能會生成大油田,后來按照他的預測果然在東部找到許多大油氣田。關于地震預報,他提出以地震地質調查與地應力觀測為基礎,多學科多方法相結合的新思路開展工作,批駁了對地震預報的各種悲觀說法。他強調,美國和日本各有各的觀點和做法。我們只能根據我國的實際情況進行摸索,不要先劃框框,要從實際出發,對它們的做法我們雖然不否定它,但也不必重視它。這表現了李四光十足的理論自信和真理自信。

從現象深入本質、從結果追尋原因

1920年5月,李四光就任北京大學地質系教授。野外觀測是地質工作的基礎。李四光告訴學生,自然現象一般都是很復雜的,一定要由近及遠,由簡入繁,按這樣的程序工作。他常常帶著學生到北京西山等地區進行實地教學。

李四光在北京大學保持著嚴謹的治學精神。他一面教書,一面進行科學研究。他把備課、講課、帶學生實習當作實踐的極好機會,不斷積累資料,不斷思考和研究問題。他一生中在地質學方面的主要貢獻,如古生物科的鑒定方法、中國第四代冰川的發現和地質力學的創立,都是從這一時期開始的。

李四光在進行科學研究時,始終掌握從現象深入到本質,從結果追尋到原因的治學方法,因此能不斷提出創造性的見解,并敢于向一些觀點提出挑戰。雖然不可避免地引起某些爭論,但卻也因此受到國內外專家的重視。

李四光說,科學是反對神秘主義的,它要人們把事實搞清楚。要搞清事實,總得要認清楚現象,然后通過現象,抓住事物的本質。自然現象一般都是很復雜的。因此,為了便于考察自然現象,我們有必要首先把它們分別歸納到不同的領域。其次,就屬于每一領域的現象,進行觀察分析,從而得以認識構成那些現象的事物的本質。再次,就需要摸清它們之間的相互聯系,以及它們發生、發展、轉變乃至消失的過程,這樣,才能掌握有關各種事物變化的規律。

1952年,毛澤東的哲學著作《實踐論》和《矛盾論》重新正式發表,李四光如饑似渴地學以致用,他熱情洋溢地寫出《用辯證唯物主義指導我們的工作》《學習毛澤東思想發展自然科學建設祖國》等文章。并指出:“我們能不能善于把《實踐論》《矛盾論》中所包含的一般真理,沿著我們地質工作者特殊的實踐道路,由淺入深,一點一點地體現出來呢?這還是一個問題。但是,如果我們這樣做,那么不僅能引導我們勝利地完成我們面臨的迫切任務,而且能引導我們的地質科學走向新的更大的發展。”

系統的方法是最普遍、最基本的方法

李四光在畢生的科學實踐中,形成了系統論及整體論學術思想。反映這種思想最為完整的著作,是他1970年3月編寫的《天文、地質、古生物資料摘要(初稿)》。這本書把天、地、生物三者視為一個相互制約、相互聯系的整體來研究。可貴的是,這一系統的科學方法,完全是他一步一步從科學實踐中總結出來的,充分展現了他從事科學研究的思路、觀點與認識。

李四光認為,自然是一部最完美的大百科全書。不管你是從地球上看宇宙,從事天文學研究,還是在顯微鏡下觀察生物化石切片,都應考慮到天地萬物間的必然聯系與可能聯系。

李四光指出,全面地摸清事物之間的關系,從而發現客觀存在的規律,這是科學的最普遍、最基本的方法。李四光觀察自然現象,一直強調觀察的客觀性,要求按照客觀現實狀況來考察現實本身。現實的自然界本來是一個普遍聯系的有系統的整體。因此,研究問題時,就要把物質運動的系統從整體上加以考察。單獨、孤立地研究物體中的個別成分、部分組成固然必要,但只管個體不管系統,只看局部不看整體,那就會陷入機械論的桎梏。

自然界總是按照自身的規律運動發展。掌握了規律,不僅能解釋過去和現在,而且能預見未來。科學的存在和發展,全在于它不斷增強其預見性。李四光據此強調,重要的是依據規律控制的范圍,作出戰略性和戰術性兩方面的預見,而首要的是戰略性預見。李四光說,有的人站得高,看得遠,能看到森林的全貌;有的人看得近,只看見幾棵樹,不見森林。看樹林是戰略問題,看樹木是戰術問題。

自然界是統一的整體。因此,分別研究各種物質運動形式的分科知識日益一體化,是有其客觀基礎的。李四光十分重視自然科學這種整體化的發展趨向。他說:“知識原是有統一性的,失掉了統一性的知識,那就叫做片面性的知識;知識失去了統一性,便意味著減少了科學的進展可能性。”

原文鏈接李四光:不能讓真理的光輝變暗淡《學習時報》(2019年04月17日 第A5版:讀書治學)

轉載本網文章請注明出處

丝瓜视频app色-丝瓜视频app在线-丝瓜视频在线播放